2019年12月5日 星期四

被民調逼到「悶、苦、茫」的韓國瑜

自由廣場》(金恒煒專欄)被民調逼到「悶、苦、茫」的韓國瑜

2019-12-05 05:30

韓國瑜公然指控坊間民調作假,完全不能信服於人;最尖銳的質疑來自日本《產經新聞》駐台記者田中靖人,他在韓國瑜LINE的群組貼文,提出兩個問題:「請問具體來說,哪一個媒體、什麼團體的民調有造假的嫌疑?」第二問更直接,要求競選總部拿出「獨自進行的『真民調』」,以正視聽。
韓營發言人葉元之、副執行長孫大千一向拿內部民調來說嘴,韓的競選總部以及國民黨黨中央有沒有做民調?用膝蓋想也知道答案。田中踢山門的反戈一擊,確實不容韓營有躲閃的空間。有趣的是,有記者拿田中的質問專訪葉元之,一輪訪談到最後,問到日本媒體要求內部「真民調」時,根據記者如實描述:葉元之「停頓了一下」才坦言,「呃,…現在沒做了。」
「民調」是不是造假?《蘋果》公布本週民調,「英德配」首度衝破五成,「國政配」首度低於兩成,創下蘋果民調以來的最大差距。葉元之,可憐,非得面對不可,真是情何以堪!他表示韓國瑜在上週公開呼籲所有支持者如果接到民調電話要說「唯一支持蔡英文」,所以蘋果民調沒有參考價值。他還強調:「之前的民調其實也通通失真,做出來的數字和實際狀況差非常多」云云。重點來了,所謂「實際狀況」,不正是田中直射草包靶心要問出來的答案!沒有「獨自進行的『真民調』」,韓營憑什麼得出此「實際」估算呢?
距投票日四十天不到的時刻,韓國瑜創下新低檔的新紀錄,可以有兩種解讀:一是韓鐵粉依指示說「唯一支持蔡英文」的結果,那麼韓粉的偽裝正如實反映在民調上,足以說明以前民調可靠;另一解讀就是學者游盈隆所說,民調所據的「大數法則」是科學方法,沒人可用任何旁門左道能夠推翻,韓國瑜妄圖使出瞞天過海的低招,騙不了民調的此刻呈現。
其實不必歸罪推諉給民調,也不必謊言偽飾「沒做了」,藍營兵敗如山倒已經青山遮不住。趙少康直言主席吳敦義正在盤算「韓國瑜選不上怎麼辦?」韓的鐵衛軍謝龍介已籌謀選後「轉進」到黨主席寶座了,朱立倫立斥說:「不應有敗選思維。」聽到嗎?「敗選」佈局開始了;據報導已有四千「韓粉」入黨。乖乖,厲害了。新北市長侯友宜鼓勵韓國瑜當個「男子漢」,面對挫折勇敢承擔。或許王金平一句「為時已晚」最見精神。
最近韓國瑜的兩則語錄:一個是說台灣「悶、苦、茫」,一個是「大家都擔心現在,害怕未來」。與其說是抨擊對手執政不好,不如說是草包自道更貼切。
為什麼「悶」,民調這麼低怎麼不悶?為什麼「苦」,打到趴地,如何不苦?為什麼「茫」?選完之後何去何從?不茫才怪。
「擔心現在,害怕未來」,難怪難怪。
(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;http://wenichin.blogspot

2019年11月28日 星期四

兩顆子彈:香港選舉與「王立強」事件

自由廣場》《金恒煒專欄》兩顆子彈:香港選舉與「王立強」事件

2019-11-28 05:30

香港區議會選舉與「王立強」事件是刺入中共心臟的兩利刃,兩刀兩用,同時宰殺韓國瑜、中國國民黨於當下。
香港區議會選舉形同清洗「建制派」,親中議員幾乎悉數掃地出門;這是第一把刺向北京的利刃。中共間諜「王立強」向澳洲政府投誠;這是第二把刺向中共的利刃。中共倒也不倒、傷也不傷?習近平政權挺得住挺不住?可以觀察;現世報的是台灣藍橘紅的政黨/政客,尤其韓國瑜、中國國民黨,死定了,沒得救了。
挺港警斥「反送中」為暴民的葉毓蘭們,到北京唱中國國歌、立正聽習大大訓令的吳斯懷們,叩頭「中聯辦」折腰林鄭特首的韓國瑜以及紅到發紫的黨國不分區立委候選人們,全像秦俑一般成為香港民主選舉下的陪葬品。
香港人用腳抗爭、用手投票,剿滅了親中政府,三八八比五十九,鐵錚錚的數字不容狡辯。現在驚惶失措、一味粉飾的是王立強事件,無論北京還是親共的台灣黨國政客基本上都現出了原形,隔海唱和:同樣的質疑、同樣的否認、同樣的撻伐、同樣斥為通緝犯、同樣責為國際陰謀,沒有二致。問題是,中國知道原委,台灣的紅藍橘則急到口不擇言、胡扯亂說,自曝其短而已。
王立強投誠的重砲新聞一披露,韓國瑜反擊的第一招,就是拔本塞源,詆毀刊登消息的網路媒體是「澳洲排名第八十」,嘲笑報導是「小牙籤」。為什麼是「八十」?一如韓國瑜說台灣大使館有「二○○」一樣,全屬信口開河;為什麼是「小牙籤」?此則消息竟然被紐約時報、BBC、「美國之音」等國際大媒體刊載,韓把首發的貶為不值一顧的「牙籤」,跟進的美國媒體變為「雞翅膀」,進而把台灣報導說成「金華火腿」;草包就是草包,完全沒有一絲絲媒體ABC知識,既不知道澳洲兩報都有一百五、六十年歷史,也不知執筆者三人中領銜的是赫赫有名的Nick McKenzie。韓國瑜的第二招,就是找區區兩個黨國老情報員出面拆解,然後「訴諸權威」宣稱:「所有(注意,這是「全稱」)情報系統老前輩都對此冒牌情報員提出質疑」。可見計窮了。
率先報導此事件的是Sydney Morning Herald(雪梨晨驅報)和The Age(世紀報),接著「紐約時報」也獲得王立強的英文版文件,紐時引用兩位聽過簡報的知情人士說法:「一定程度上是可信的。」早在十月初,中國研究專家周安瀾(Alex Joske)即接受澳洲兩家媒體之託,審查「王立強」庇護申請書,研究完成寫了長文,說初讀之下覺得「過分完美而不可信」,但深入挖掘後,認定有些陳述確有根據;尤其中國一反慣常的快速打擊,揭露「王立強」是詐騙犯,周安瀾遂一再檢驗兩方證據指出「王立強提出的良民證、出境紀錄等證據」都顯示中國官方說法矛盾,從而運用「反證」,強調:「每一個與中國政府相牴觸的證據,反而添加了中國要他噤口的圖像,因為他說的是真話。」他沒護短,也提出許多質疑,表示:「我們不知道完整的故事,或且永遠不知。」
那麼,真假到底如何?「王立強」在電視「六十分鐘」(60minutes)專訪節目中信誓旦旦:「我發出這個聲明如果不是真的,澳洲政府是不會保護我的,這對我沒有好處」。道理十分堅固。
王立強事件成為國際媒體的焦點,中國官方即時聲明反斥,BBC明顯不買:「外媒的報導與中國官方的說法完全相反」。這句話同樣適用於台灣紅藍橘身上,韓國瑜、宋楚瑜、于美人、黨國特務、白賊吳等等等的說法與外媒也完全相反!有趣罷。
(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;http://wenichin.blogspot.tw

2019年11月21日 星期四

陳水扁寶劍出鞘

自由廣場》《金恒煒專欄》陳水扁寶劍出鞘

2019-11-21 05:30

陳水扁宣布參選二○二○年國會選舉,同意名列「一邊一國行動黨」不分區立委;婉拒排名第一,寧為牛後居尾,目的當然在爭取政黨票的極大化。無論領銜或殿後,百戰將軍披甲而出,一石激起千里浪,二○二○年的選戰終於有了看頭。重要的是,堅護本土的「一邊一國」挾阿扁之威,勢必再現台灣,而鐵桿深綠的選民,也終於歡欣鼓舞的有最尬意的代言人,可以投下心甘情願的一票。
陳水扁廁身的不過只是區區不分區立委,但是陳水扁是台灣政壇的傳奇,當過一百分的首都市長,出任過兩任國家元首,即使受制於朝小野大,他的政績彪炳,不只目之可及,也歷歷可數。尤其總統任內提出的「一邊一國」,上承彭明敏「台灣人民自救宣言」,中經前總統李登輝的「特殊的國與國關係」,其國家論述可說一脈相承,終而鑄造出台灣金剛不壞的護國鐵甲。陳水扁形同不可取代的台灣代表性歷史人物,這正是他遭到紅色中國和與藍色黨國聯手政治迫害的原因。政治誅殺的步數,罄竹難書,好在監委陳師孟一一調查在案,不管司法有意還是無意平反,反正「不信冤案白不了,不容清白盡成灰」。台灣民主有成,但黨國司法紋風不動,「法斧」永遠高懸於陳水扁頭上,公平嗎?
陳水扁甘願出頭領軍「一邊一國行動黨」進軍國會,透顯雖千萬人吾往矣的膽識與魄力,盱衡過去台灣四百年被殖民史,堪稱第一人。陳水扁的出手,相信大出小小大大諸政黨的意料,衝擊的不只是紅藍白黃等等政黨的國會選情,而是「行動黨」秀出來的選戰主軸,才有使這次選戰發生質變的可能。
陳水扁不是選總統,一旦出手,勢必與蔡英文、韓國瑜和宋楚瑜交鋒,進而以台灣理念挑戰三人。國民黨反台獨、宋楚瑜反台獨、蔡英文吶吶不敢提台獨,賴清德也倒退到「中華民國台獨」了。蔡英文的「中華民國台灣」,其實就是七○年代馬英九們以「革新保台」對抗「台獨」的防禦性方案曰「獨台」,也就是中華民國獨。過了近半個世紀,國民黨從「獨台」到「反獨」到「舔共」,可憐的是黨國的「獨台」牌,竟被蔡英文誠惶誠恐的捧為「維持現狀」的圭臬。
二○二○年大選的主流民意就是絕對要拉下草包,尤其「反送中」旋風下,誰沾到誰下車。邱毅、葉毓蘭、吳斯懷等搶佔不分區,被黨內罵到臉面盡失;一句「留在國民黨幹嘛!」侮辱得夠了。問題是,韓國瑜北京受訓九年、吳斯懷望塵莫及,葉毓蘭嘴巴挺港警,有比韓國瑜拜倒「中聯辦」、卑見特首林鄭更可恥?為什麼韓國瑜可,邱、葉、吳犯忌?韓營眼看主流民意不可擋,殺邱等人保韓一人而已。
國民黨從反共黨變成舔共的反動黨,民進黨從民主進步蛻變成保守的退步黨。蔡英文全面執政,全面獨裁,民進黨馴化成小英豢養的乖貓「想想」;「絕對權力」下,再做四年,有救嗎?有。讓「一邊一國行動黨」在立院成為民進黨的防腐劑與推進力,回到民進黨建黨的初衷。
(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;http://wenichin.blogspot.tw/

2019年11月14日 星期四

韓粉撐得住嗎?

自由廣場》《金恒煒專欄》韓粉撐得住嗎?

2019-11-14 05:30

韓國瑜十一月十一日推出副手人選,他說:「張善政一直是他副手的首選」,當眾說謊。所謂「國政配」既沒有亮點也沒有加乘效應,不過是「找無人」下沒辦法的辦法,「行禮如儀」罷了。如果張善政是首選,八月中旬出任國政顧問團時就可大炒特炒,需要惦惦拖到十一月?從政治技術上說,選在此刻把張善政拖出來,藉宋楚瑜玩過「1111」的風水迷信;連老宋再披掛都不揀日了,急急推出「國政配」,目的在轉移七千二百萬買屋的危機。問題是韓家買房炒房越演越烈,張善後也善不了。
副手人選重不重要?其實最關鍵的是候選人本身,副手即使能加分也加不了多少。韓國瑜是國民黨歷屆總統候選人中最失格的一位,「阿斗連」也比「草包韓」好一點。韓國瑜欠家教,人格大有缺陷,無學無品,集酒色財氣於一身;誰敢充當他副二?如果用「政治婚姻」作比喻,豈有人願意委身下嫁!
號稱內部民調十一月就可與蔡英文打平,但本週三個坊間民調,韓國瑜與蔡差距從十二個百分比到二十一都有,所以穩居「輸家」一方。國民黨內頭臉人物各自逃命去了:朱立倫打死不幹副手,以母雞角色收攏立委候選人,佈局選後;新北市長侯友宜殷殷以「市政」為藉口,絕不願伸出援手,以保令譽;黨主席吳敦義更賊,韓流形勢大好時,修改黨章廢除總統出任黨主席條款,一旦韓入主總統府,就以黨主席之位指揮國會,與韓共天下,現在韓流完了,吳敦義冒著內部極大壓力與外界罵聲也要出任不分區立委,為二○年敗選找一條生路,還敢白賊話:「人民栽培我,我要好好報答」云。真說「人民」,那就跳進去選,看看人民要不要讓你「報答」?
政治最現實,「錦上添花」的有,「雪中送炭」的絕無。耄耋老宋明火執杖,打出「終局之戰」,明擺著搶食韓粉之外的藍票。郭台銘早視韓為寇讎,連面都不見,開出條件如刀,其一是要韓割斷特定媒體──旺中啦──的紐帶,其二是說明與對岸──中共啦──的關係;直攻韓的兩丸。現在柯宋兩主席都黏上郭大戶,討一點殘羹,老郭可抖了。
張善政沒得玩了,李佳芬才是主力;可惜韓國瑜沒推出「瑜芬配」。「瑜芬」本是絕配:一起開車撞死人、一路買房炒房、一起蓋違建、一路辦學店、一起開黃腔、一路說謊,或許還可加「一起草包」這一條。台灣現行的憲法與法律沒有規定夫婦不能成為總統副總統搭檔,如同法律沒有規定選上市長之後屁股沒坐熱不能選總統一樣,合理性、正當性與社會觀感既不在眼中,韓國瑜絕對可以學尼加拉瓜總統奧蒂嘉(Daniel Ortega)提名其夫人穆利優(Rosario Murillo)當副總統,雙雙過關斬將。
乘韓流而起,最後卻平平庸庸、勉勉強強推出「國政配」作結,真是白白折損了「驚世夫妻」的封號。韓家軍反正成形,大選管他娘,尤其吳敦義倒行逆施,威信全失,只要韓粉不散,且看明年黨中央究竟是誰家天下。
(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;http://wenichin.blogspot.tw/

2019年11月7日 星期四

韓國瑜的內部民調,奇!

自由廣場》《金恒煒專欄》韓國瑜的內部民調,奇!

2019-11-07 05:30

韓國瑜正在搬演政治矛盾律戲碼。先看「矛」︰韓國瑜四日在南投跑選舉抨擊民進黨以為「得民調者得天下」,是大錯特錯,再度聲稱「得民心者得天下」,言下表示蔡英文民調高沒路用,比不過他的得民心。再看「盾」︰韓國瑜的發言人葉元之祭出「民調」來對抗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,他表示內部民調顯示,韓國瑜僅落後蔡英文約六%,民調會越來越接近,「十一月中旬就有機會打平」。葉元之的「民調」正面對上了韓國瑜的「民心」?難不成韓陣營內部出現了「民心」與「民調」的矛盾?
韓國瑜妄圖用「民心」推倒「民調」,道理很簡單,「民調」大大不利他的造勢;根據「台灣民意基金會」,從今年六月開始,蔡英文的民調即攀升過半的五成以上,韓國瑜呢?可憐,從四月的四成八到十月,跌到只剩三成四。韓國瑜痛詆「民調」推尊「民心」,阿Q而已。救韓國瑜一路被看壞的選情,唯一仙丹還是「民調」。難怪韓營執行長孫大千在十月十一日即拋出訊息云,只要給韓國瑜一個月時間,「十一月中旬,民調就會超前蔡英文」。為什麼民調能夠「預知」?韓國瑜在十月底便一語道破,他宣稱:「民進黨的民調是有心人幫忙操作,就如同孫悟空的金箍棒一樣可大可小,要三十%就三十%,要五十%就五十%」,韓國瑜又怒斥執政黨控制九成媒體。那麼操作媒體、操作民調,就成救韓的不二法門了。
炮製「民調」本是國民黨看家本領。二○○○年大選投票前夕,黨主席李登輝就拿到七份連戰都贏的自家民調;孫大千的大話沒啥玄機。只要逐日盤點十一月一日到四日韓陣營如何操弄自家民調,真相全出了。一日,《聯合報》報導:「韓營人士透露,目前內部民調韓蔡差距已斂至只剩八個百分點」,接著當晚TVBS新聞跟進:「憂韓國瑜逆轉,傳蔡總統內部會議動怒」;輕輕一個「傳」字,就坐實了韓內部民調為真,效應震撼蔡的軍心。過二天的四日,各家媒體紛紛披露韓營發言人葉元之再透露的內部民調:韓蔡之間只差六個百分點。「厲害了,我的黨」,不過兩天,韓民調又贏了兩個百分點;重點在葉元之的重申:「十一月中民調打平是有機會的」。同一天,媒體拿葉的獨家內幕轉問韓國瑜:「內部民調是否只差三到六%?」韓國瑜神回:「不要洩漏國家機密」云云,乖乖我的媽,一天之內又追上三個百分點。
從十一月一日進展到四日,短短四天,韓營透露內部民調從輸八%縮小到三%,也就是在誤差範圍之內;韓陣營原訂「中旬」打平,現在「超英趕美」,月初就兌現支票。問題是,四天內到底做了幾個民調?又如何回應《蘋果》十一月四日公佈的「周周對比」民調:「韓國瑜連敗十四回,以廿五.七%比四十二.七%慘敗蔡英文!」《蘋果》不是孤例,坊間民調顯示韓國瑜輸蔡英文的比數,從十一%到十七%都有。不只沒贏,連「打平」的門都沒有。
韓國瑜在黨內本錢雄厚,至少學步毛主席養了一批韓粉「紅衛兵」。大選輸了,又怎樣?「《封神》演罷是《西遊》」,還可西向中南海三呼「韓主席萬歲」。
(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;http://wenichin

2019年10月31日 星期四

好個西門大官人韓國瑜

自由廣場》(金恒煒專欄)好個西門大官人韓國瑜

2019-10-31 05:30

現在政治人物的不堪,已到了不忍卒睹、不忍卒聽的地步。像中國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,活到六十多歲所謂「耳順」之年,竟比雌黃小兒的大腦還不如;說「不如」還是客氣話呢。
韓國瑜「吃喝嫖賭」過一生,這是他的志工隊長周拱照在造勢場合當著韓面公然宣揚於眾的話。吃喝玩樂到六十,難怪開口就是黃腔,就是胡說八道,只能用八個字形容:頹敗心靈、幼稚腦袋。
為了拉青年票,韓國瑜設了「青年政策論壇」,要與青年人座談,強調不投票給他沒有關係,但拜託要看完他的「完整政策」。韓國瑜出口成髒、信口雌黃,哪需「完整」?蛋殼打開是臭的,需要把整只雞蛋吞下去才能判斷?
在號稱「傾聽之旅」的雲林,青年人提問:當選後是否會與中國簽「和平協議」?另位青年更替他焦急,要韓應明確說「不」,才能破除「芒果乾」。據報導,韓國瑜不敢正面回應,一味避談「主權」問題,卻天外飛來一筆,致詞時說:「清朝時有人貪污被抓,被問犯案動機,竟然回答『我要反清復明、我要推翻清朝滿洲皇帝』。之後又有一個人去玩女人、嫖妓被抓,又被問犯案動機,沒想到他回答『我要多生孩子、我要反清復明!』」在場的立委參選人據說皆尷尬不已。「年代」主播張雅琴在節目中痛罵:一天到晚在那邊講嫖妓、玩女人,「你到底多想那個sex呀!真受不了!」老實說,這是韓國瑜人格特質的反映,正像《金瓶梅》中的西門慶那廝,韓國瑜堪稱今之西門大官人!
韓國瑜好色成性倒罷了,亂掰中國歷史,比中學生程度還差。中學生大都知道清朝「文字獄」很厲害,為官貪污固然所在多有,但誰敢說「反清復明」、誰敢說「推翻滿洲皇帝」?那是「大逆罪」,恐怕不只滿門抄斬而已。滿洲建國一百四十五年了,龔自珍詩:「避席畏聞文字獄」,文字都能賈禍,何況造反?至於嫖妓,大清廢官妓,「文武官宿娼者杖八十」,但私娼盛行,《清稗類鈔》說:「咸豐時妓風大熾,…士大夫相習成風,恬不為怪…」到了晚清,「官僚狎女娼特盛」,甚至有《清代聲色志》問世,何關反清?諷刺、隱喻一旦涉及史實,不容扯淡,那不僅是假新聞,而是有意詐欺。
韓國瑜把杯觥交錯與酒肉朋友「喝酒、打屁」的黃腔黃調、胡亂扯淡拿到檯面上搬演,一貫「群居終日、言不及義」,現在突然要在大庭廣眾下即席發言,不失言、不亂開支票也難。韓國瑜人格卑下、知識全無倒也罷了,最慘的是替他擦屁股的國政顧問團總召張善政之流,不成為「張善後」也難;令人噴飯的「善後」之言是:「至少韓國瑜有很多想法」。「至少」二字吃緊!坐實韓「失言」、「亂開支票」是真,但用「有想法」遮其醜。
「張善後」身居總召,當韓的擋箭牌,至少是「必要之惡」。但竟也有台師大國文系教授林保淳要引經據典替韓國瑜平反,林保淳說,韓某說出不少讓人腦洞大開的構想,看似荒誕,但其中自有真意;他的例證是莊子的自評:「以謬悠之說,荒唐之言,無端崖之辭,時恣縱而不儻,不以觭見之也」。這話見於〈天下篇〉,其實是莊子〈自序〉。這位國文系老師也真敢,強姦莊子的哲思來硬拗韓某的無知與無識,糟蹋自己吃飯的傢伙保此酒囊飯袋。
佛頭著的糞,不只韓國瑜也包括了林保淳。
(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;http://wenichin.blogspot.tw/

2019年10月24日 星期四

「政治玩火者」香港特首林鄭月娥

自由廣場》《金恒煒專欄》「政治玩火者」香港特首林鄭月娥

2019-10-24 05:30

國際媒體BBC報導陳同佳案,標題是「從司法升級至政治角力」,其實只講對了一半;因為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徹頭徹尾玩的是政治,把陳同佳案當成政治操作,從來不講司法。眼看陳同佳廿三日要出獄了,林鄭又生一計,指使北京政委「政治和尚」管浩鳴透過蔡英文笨蛋心腹黃承國會見了內政部長徐國勇,表達要送陳同佳到台灣「投案」的訊息;從而開啟了所謂的港台「政治角力」。
港人陳同佳在台灣殺了同是港人的女友潘曉穎,然後潛逃返港。案發了,台灣要求司法互助,港府不承認台灣是主權國,置之不理。林鄭反以香港現行法例有漏洞,無法把凶手引渡到台受審為由,硬行修改「逃犯條例」和「刑事互助條例 」,把移交逃犯的涵蓋範圍開放至中國內地、澳門和台灣,目的就是讓香港居民與居港外國人可以「被移交」到中國受審;「修例」形同血滴子,結果引發了香港史無前例的「反送中」運動,兩個法案遂胎死腹中。
「送中」是真、「送台」是假。香港大律師公會直指港府是「明修棧道,暗度陳倉」,大律師公會執委石書銘(Randy Shek)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直白表示,香港政府口口聲聲說要把台灣謀殺案疑凶繩之以法,但台灣當局已表明按此方法修例,不會要求引渡疑犯,指林鄭根本就是「借她(潘女)過橋」云云。林鄭哪裡是替被害人潘曉穎之母申冤?「反送中」運動迫使林鄭召開記者會,收回成命。重點是,解決陳同佳殺人事件本是「修例」理由,林鄭在記者會中一句話也沒有交代。
港府以竊盜、處理贓物等小罪,判陳同佳廿九個月有期徒刑,本月廿三日出獄。根據管浩鳴的說法,陳同佳寫信給林鄭月娥表示,在港服刑完畢後,即到台灣自首。陳同佳在香港已服完刑,為什麼要到台灣「投案」?為什麼要透過香港特區政府傳話?一點道理都沒有。只要對比在台涉嫌酒駕撞死人又逃回英國的林克穎案,就很清楚了。
林克穎在台判刑四年定讞,發監執行前變裝出境逃回英國。台英之間同樣沒有司法互助協定,但台灣法務部依然可以拜會蘇格蘭法務部長及國會上議員,簽訂「引渡林克穎瞭解備忘錄」;蘇格蘭警方逮捕林嫌、法院裁定羈押,進行引渡審判。初審判決林嫌必須引渡到台,林嫌不服上訴,高等法院改判不必引渡,法院未再上訴,全案確定。
陳案與林案相比,有三點歧異:第一,英人林嫌拒絕引渡,港人陳嫌主動投案。不奇怪嗎?第二,林嫌有期徒刑不過四年,抵死不引渡;陳嫌涉及謀殺案,最高可判死刑。陳嫌在港已刑滿出獄,是無罪之身,卻冒死接受台灣司法審判!不奇怪嗎?第三,林嫌的引渡與否,經過英國完整司法程序,陳嫌只憑特首閒話一句就逕送台灣。不奇怪嗎?
依「送中條例」,特首不需要國會同意就可啟動拘捕和引渡,法庭則只審視合不合引渡要件,不會探究有無違法事實。換句話說,在「送中條例」下,行政、立法、司法三權只剩一權,政治凌駕一切。香港保安局發表聲明,強調台灣對此案有「絕對司法權」,這是針對台灣刑法屬地主義而發。港府大玩「政治」,卻用「司法」唬弄台灣。台灣的應對有三要點:首要,堅持主權;其二,堅守法治國原則:其三,維護並尊重「反送中」運動。
玩火者死於火,玩政治者死於政治。林鄭之於陳同佳案,可做如是觀。
(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;http://wenichin.blogspot.tw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