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8月22日 星期四

「一邊一國」的現實與歷史意義

自由廣場》(金恆煒專欄)「一邊一國」的現實與歷史意義

2019-08-22 05:30

單單「一邊一國行動黨」宣告成立就具有重要意義:首先「一邊一國」像「招魂」的「旗子」,把散在四面八方懷抱台灣魂的死忠台派一一召回到這個黨內;其次,成立大會中瀰漫的熱情氣氛,讓群眾回到二○○八年之前甚至遠紹黨外時期的激昂。被壓抑了許久的台灣精神終於有重新出發的開始,台派的鬱卒也終於有發洩與發展的管道。
「台灣中國,一邊一國」是陳水扁執政時期最重要的宣告也是歷史性的突破;向上追溯,上承彭明敏教授的〈台灣自救宣言〉,下接李登輝前總統的「國與國特殊關係」。陳總統一刀切下,乾淨俐落的展現了台灣人追求獨立自主的精神面貌。陳水扁思想既是新政黨的核心主軸,說陳水扁是新政黨的精神領神,自也不為過。怪的是,新政黨成立大會,陳水扁竟被中監禁足!中監所根據的是所謂「三不」——不公開演講、不公開受訪、不參加政治活動——完全於法無據。
禁止陳水扁參加成立大會的決定,說不是出於蔡英文指令?誰能相信!問題是,「三不」完全沒有法律依據,中監操作手法與一九七○年雷震出獄前被迫簽署的「保釋切結書」一模一樣。雷震的「切結書」與阿扁的「三不」都沒有法律可憑,也違反「保外管理規則」;這原是黨國政治獄的一套模式。
那麼要問的是,陳總統的政治誅殺為什麼從馬英九延到蔡英文都一脈相承呢?就出在「一邊一國」的威力太大,馬英九操弄司法下扁於獄,與蔡英文絕不「特赦」,原因一樣,一個怕「九二共識、一中原則」擋不住、一個怕「維持現狀」破功。(請看《維基解密.台灣》,頁255)「一邊一國行動黨」破繭而出,陳水扁精神也就如出柙之虎,壓不住了。
「一邊一國」彰顯的就是台灣主權。主權論的創立者是讓.博丹(J. Bodin),繼承而深化的是國際法鼻祖格老秀斯(H. Grotius);博丹在《共和六書》中下了定義:主權「就是一個國家內的絕對、永久權力」。中共強調「一中原則」,寸步不讓,伸張的就是中國主權,而「九二共識」或「維持現狀」,一個是曲意奉承中國、一個是刻意模糊台灣主權。至於柯文哲在「主權」上最膚淺,他玩弄自己都不了然的名詞,渾不知「主權」的嚴肅意義。有趣的是,他現在不再說「兩岸一家親」了,新的說法是「國叫中華民國,家在台灣」,明顯是向小英的「維持現狀」靠攏。問題是,接受「一中憲法」就接受「固有疆域」,那麼,你的國、你的家還有「主權」可言?
連「主權」是什麼都矇差差,柯文哲膽敢胡亂套用「文化中國」、「經濟中國」、「政治中國」來打混。精研中國文化、思想的余英時說:「我在哪裡,中國就在哪裡。」所以「文化中國」不成立。至於「經濟中國」,不過就是韓國瑜吹牛的「貨出去,人進來」。反諷的是,香港的「反送中」運動已全盤否定了柯文哲的「三個中國」說,台灣還要玩火?
柯文哲早套進中共統戰吊人索,竟自鳴得意的說:「我跟國台辦是對手關係」;「對手」?憑柯文哲這點三腳貓功夫也配當中共「對手」?不要笑死人了!蔡衍明、韓國瑜是赤裸裸的台灣「中聯辦」成員,柯文哲不過是中共的「次要敵人」,是鬥爭「主要敵人」的「統戰」工具,如此而已。
在港人為「香港魂」垂死掙扎的此時此刻,台灣還有坐視的餘裕?拒絕引狼入室、拒絕與狼共舞,自救之路無他,有而且只有堅持走「一邊一國」的台灣路。

2019年8月18日 星期日

一邊一國行動黨成立宣言

我們是一群打死不退的台派,我們有共同的責任感、使命感與歷史感。
我們矢志建構台灣成為正常且獨立的國家,終能傲然屹立於世界各國之林。
我們帶著百折不回的綠色理念,匯聚過去到今天所有為台灣打拼的能量與成就,在必要出手的此刻、在危殆威脅下的此刻、在非如此做不可的此刻,我們願意挺身而出,糾合大家作夥,成立新而有力量的「一邊一國行動黨」。
我們有夢想、有希望,而且我們有自信、有能力,可以重新凝聚逐漸散去的台灣集體意志,找回並完成一貫的理念。

我們要重新激發台灣人掙脫各種桎梏——尤其捆綁住自我認同到今天還幽靈似的時隱時現的枷鎖——的力量。我們的天職就是激勵大家勇敢走上台灣路、做驕傲的台灣人、永遠擺脫中國的威脅、完成一邊一國的目標。

台灣的民主路,固然是台灣人民的成就,但我們不得不指出眼前的危機:台灣不能再繼續被「一中憲法」凌虐而委曲求全;九七年的「雙首長制」已經證實破壞了民主的權力制衡,不容坐視不管。我們進入國會一定進行憲法及憲政體制的改造。

同時,我們震驚於民進黨二OO八至今的黨規修訂,建黨時的初衷與理念已經被棄,民主機制蕩然,「一人」凌駕於「一黨」之上,眾聲喧嘩的民主進步已矮化成「一言堂」,黨官僚嚴然成為黨員的主人。「一邊一國行動黨」要建立政黨的新典範,去階級化、去官僚化,黨組織是服務全黨、全民的僕人。

最後是我們的感謝。我們感謝為台灣民主拼生死、不受威脅利誘的前輩,我們也感謝不同年齡的世代今天有志一同共同攜手找回「制憲正名」的初衷。給「一邊一國行動黨」一個機會,就是給台灣一個機會,衷心感謝大家。

2019年8月15日 星期四

「匪類」韓國瑜

自由廣場》(金恒煒專欄)「匪類」韓國瑜

2019-08-15 05:30

韓國瑜是怎樣的人?搶攻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寶座之後,韓國瑜的底細被自家人一件件掀開,起底的赫然是黨內有頭有臉的高幹。尤其日前國民黨前立委、現任中評委的陳宏昌一席話,捅了韓國瑜的馬蜂窩,而且這只是揭開序幕,精采的還在後面,大家可以慢慢看下去。
陳宏昌責問國民黨「為何提名一個整天打麻將,整天吃喝玩樂又抱女人的人當總統?」接下來殺更大:「不知道怎樣的教小孩!」韓國瑜行徑像煞《金瓶梅》筆下的西門慶:「……也是個好浮浪子弟,使得好拳棒,又會賭博,雙陸象棋,抹牌道字,無不通曉……。」西門慶儼然是今天韓國瑜的原形。
有趣的是,韓國瑜不僅全盤承認自己「喝酒、抽菸、打麻將」外,還加了一條罪狀:「不認真」,但強調「現在已經不一樣了」。一面「坦白從寬」,一面表示「重新做人」;這種「自我批判」手法,不知道是不是得自中國九年練就的功夫?
國民黨中評會主席趙守博抨擊韓國瑜酗酒,斥責他只會「喊口號」,中央默而不言。接下來是黨代表敖博勝:「聽跟韓國瑜喝過酒的長輩說,用匪類來形容都太輕了」。助韓國瑜贏得高雄市長的楊秋興接棒繼續揭底兼打臉,駁斥「吃喝嫖賭都是過去式」的「更生人」自白,直言韓某「小三、酗酒、夜店都是現在進行式」。
這番輪攻,問題的嚴重性不只一端:其一,國民黨新北市黨部不爽陳宏昌,立刻開鍘,然而楊秋興的抨擊形同替陳宏昌背書,讓國民黨陷於作繭自縛的難局中;其二,陳宏昌既沒有黑白說,國民黨要懲處的應是韓國瑜,卻殘害忠言、包庇「匪類」?其三,楊秋興的話更辣、更直白,國民黨要不要依例開除?其四,開除了陳、楊卻嚇阻不了後繼者,難不成最後只剩黨中央與韓國瑜相濡以沫?
楊秋興更悍,直攻韓國瑜的罩門,明指他在中共專門培養高幹的光華學院受訓「長達九年」,擺明說他是共匪培訓的「匪類」?難怪表白是「最嚴重的問題」。如此指控,國民黨能不回應嗎?即使開鍘楊秋興,也難杜天下悠悠之口。
更何況,韓國瑜的問題不只一眼眼。「最嚴重」之外,韓國瑜是不是「黑道」?一九九三年的「人頭頂罪案」,韓國瑜用小弟送警以頂替殺警三人的真正黑道殺手。韓的黑聲黑影,大家言之鑿鑿。再來是「撞死人案」,二○○四年一月三日韓國瑜在雲林西螺撞死一人、撞傷一人,最後判決有罪。問題一是,韓是否酒駕?二是,與他同車的妻子李佳芬當時是雲林縣議員,岳父又是雲林縣三屆議員,那麼辦案警察有沒有隱匿真相?至於用暴力對付台北縣長尤清、立委同仁陳水扁,還是最小代誌。
這樣的韓國瑜,連做人「最低限度」標準都差得遠遠遠,他的「十惡不赦」,有一就不能容忍於文明社會,何況「多乎哉」。現在可怕!「匪類」竟能咆哮於自由台灣;國民黨固無恥感,那台灣人呢,台灣民主呢?
(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;http://wenichin.blogspot.tw/

2019年8月11日 星期日

質疑手機民調恐作弊 民進黨初選觀察團要求全程錄影

質疑手機民調恐作弊 民進黨初選觀察團要求全程錄影

 2019-06-05 14:39


「民進黨總統初選觀察團」今(5)日召開「搶救台灣民主選舉」記者會。圖/民進黨初選觀察團提供
「民進黨總統初選觀察團」今(5)日召開「搶救台灣民主選舉」記者會。圖/民進黨初選觀察團提供
由本土社團組成的「民進黨總統初選觀察團」今(5)日召開記者會,批民進黨一再更改選舉時程、規制,蒐集手機號碼,操弄民調,除了嚴厲譴責民進黨中執會錯誤決定,也呼籲大家自救,全力支持前行政院長賴清德、教訓不法,讓惡行歪風消失在歷史的灰燼中,要求民調過程全程錄音錄影,落實監票機制。
「民進黨初選觀察團」今天舉行「搶救台灣民主選舉」記者會,台灣社社長張葉森表示,期待民進黨能夠進行乾淨的民主選舉,他們觀察到「民進黨最近的民調很多奇奇怪怪的動作」,希望民調時有「可以監督、可以驗票」的辦法,他肯定蔡英文總統的改革,她很辛苦,請她休息,因為她讓人民無感、甚至反感、讓社會紛亂,應該讓強棒接棒,呼籲大家要自救,全力支持典範選舉君子的賴清德。
中執委要無限期延長初選 名單應公開
凱達格蘭學校校長金恆煒指出,民進黨走到今天,可以宣布死亡了,民進黨要沒收初選,不是不可能,3月20日中執會有好幾位已簽名的中執委要求黨主席,無限期延長初選,這就是蔡英文的終極計畫,「所有骯髒的手段都使出來」,後來收回是因名單外洩,他批評完全違反正義,「這份中執委簽名名單應該挖出來」,這場總統初選的罪狀,日本產經新聞、每日新聞已經寫出判決書,判決書點名的主犯不是民進黨,而是蔡英文,為了讓蔡英文勝選做了很多骯髒事,民進黨現在最可怕的是,所有的規則、程序正義、道德標準,完全不在乎。
「罪魁禍首是蔡英文」,金恆煒批評,執行者是中執委,犯罪場所在黨中央,外面傳言,手機會作弊,還有官營公司在搜集手機,手機民調要佔50%,不是昭然若揭?要手機號碼的目的就是要作弊,民調會不會動手腳?在民進黨不公平、詐騙的初選下,觀察團接下來也無能為力,「他們的設想很簡單,蔡英文一定要贏,早就寫在中執會前,遊戲已經結束;我們不支持任何人,只支持程序正義,發展到今天,我們現在非支持賴清德不可,人民的力量要矯正民進黨這個王朝,我們要把女皇推翻,回到清明的台灣、民進黨」。
前考試委員、開南大學法律系副教授張正修他認為,蔡英文本來有機會以「女總統」在歷史上留名,但她已經變成權力的俘虜,就像埃及豔后克麗奧佩脫拉,為了奪權跟凱薩結合,只能勸她,趕快懸崖勒馬。
律師童文薰說,上次民進黨總統初選提早一個月,這次則是延後二個月到現在,都是為了蔡英文量身訂做,「她作弊作習慣了」,去年初柯媽媽說,「我早就和蔡總統講好了,只要我們不選總統,這次讓我們選市長」,直指違反選罷法,「我們要驗票,一萬多筆民調,這很容易驗,驗票一點都不難」,要求民調過程全程錄音錄影,公開檢驗。
推「蔡賴配」搓圓仔湯 違反選罷法
法治時報社長黃越宏認為,蔡英文一直強調,希望賴清德退出初選,然後「蔡賴配」,這已很明顯構成《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》第84和第89條「搓圓仔湯條款」,但目前沒有檢察官主動偵辦,「蔡英文的作法,把一千多個檢察官的眼睛都弄瞎了?」
前羅東聖母醫院院長陳永興說,這場初選很不公平,一再延期、更改辦法,全國民眾皆知,民進黨祕書長羅文嘉今天還呼籲,請大家相信初選會公正進行,但社會大眾有很多疑點,一直沒有聽到黨中央出來公開釋疑,手機民調容易作弊,很多學者都曾提出,很多人都知道,台灣的手機門號超過人口數,擁有多個門號者被抽中的比率就比較高,這已不是一人一票、票票等值。
陳永興質疑,還有很多沒有投票權的國中、高中生,他們若接到民調,能真實反映選民結構嗎?而且手機也無法反映地域分布,要如何抽取適合的樣本數?「小英之友會」、蔡英文動用的全國性團體,這兩個月來拼命蒐集手機號碼,人盡皆知,還有最重要的手機抽樣母體群,民進黨如何提供,迄今沒有解釋,也完全沒辦法去查,要求全程錄音錄影,事前被公正檢驗,事後驗票,一旦被發現作弊,要有刑事責任。
台灣陪審團協會理事長鄭文龍批評,民進黨初選公然違法,蔡英文的歷史定位很清楚,她就是「公然作弊的總統」,中研院前院長李遠哲呼籲蔡英文放棄連任,其實是要給蔡英文留一個名聲,但沒辦法,擁有權力者會腐化,這是現在進行式,大家都看得到。

2019年8月10日 星期六

非常時期之出版事業


按:這是先父出版於1936年的書,中華書局印行。
編者有四人:馬宗榮、雷震、羅鴻詔、徐逸樵;四人皆留日。
羅鴻詔是《自由中國》編輯。
此是先父與雷震有關的最早資料。








2019年8月8日 星期四

怪哉,聞喪鐘而不知死訊!

自由廣場》(金恒煒專欄)怪哉,聞喪鐘而不知死訊!

2019-08-08 05:30

國民黨現在最擔心的是柯文哲與郭台銘一旦組隊,勢將衝擊選情;這個評估沒錯。無論柯郭配或郭柯配,也會影響民進黨蔡英文的選舉。這把利刃出鞘到底傷民進黨多還是傷國民黨多還是兩敗俱傷?事情尚未明朗,目前很難估算。
比較值得觀察的是,國民黨自認「氣勢已翻轉」、母雞實力不錯云云,也就是讚揚韓國瑜出線,氣勢不凡,可以帶動立委選情,怕就怕「柯郭配」橫空殺出衝擊國民黨;這個危機算盤,老實說只看到天上的烏雲,沒看到腳下的懸崖。
這話怎說?郭柯或柯郭配尚未成形,不過像天邊烏雲,雖然密佈,成不成災尚未可知,倒是香港「反送中」才是國民黨眼前可見的最險斷崖。香港人的「反送中」,其實蘊含「送終」中國/共的意思;那麼一心要當中國/共乖乖牌哈巴狗的國民黨,尤其總統候選人韓國瑜,難道沒有像港府或特首林鄭月娥一樣感受「切膚之痛」!?
香港人的「反送中」運動就是澈底向中國翻臉、攤牌;燒五星旗即是憤怒極致。根據香港警察處的公告,週一總共逮捕四百二十人,男多女少,最老七十六、最幼十四;週二逮捕一四八人,最大六十三、最小十三。這代表什麼意思?香港人不分老幼男女,全面挺港抗中。最值得觀察的是,連公務人員、甚至脫下制服的警察都加入示威行列,現在又發動「罷工、罷市、罷課」「大三罷」的終極手段,用黃之鋒的話,就是「香港人全面失去對北京的信心!」
香港的抗中行動,已成為國際焦點,大家關注的是,中國會不會派解放軍在香港再炮製血腥屠殺的「天安門事件」?至少一週前已有法國電台及彭博通訊社報導:解放軍在香港邊界集結,郭文貴說中共要祭出戒嚴法。面臨「反送中」運動最大困境的當然是中國,在美中新冷戰格局中,到底如何正確處理香港問題?已成為習近平第二大難題。重點是,全世界民主國家都站在香港人這一邊,那麼台灣人呢?國民黨、韓國瑜及韓粉呢?
香港示威者最痛恨的厥為「一『人』一『辦』」:「人」就是特首林鄭月娥、「辦」就是「中聯辦」。「中聯辦」的全名是「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」,此「辦」與「中共中央香港工作委員會」一個機構兩個牌子,這是黨政一體的專政機器。所以運動開始不久,示威者就衝擊中聯辦建築,潑漆污損五星國徽;遊行中聯辦同時是劍指林鄭月娥是傀儡。有意思的是,這「一人一辦」不正是韓國瑜到港朝拜的對象?香港人反中怒火不會燒到韓國瑜、國民黨嗎?
且舉一例。據稱是台灣知名手搖飲料店一芳水果茶,在官方微博發文「支持一國兩制」、「強烈譴責……暴力罷工」,遭到網友「沒有良心」的反擊,不旋踵間刪改內容。這個事件對韓國瑜、國民黨人而言,不是警訊嗎?台灣人支持香港「反送中」的示威活動,水果茶店指控港人「暴力」、韓國瑜指稱港人「暴動」,都與中國/共一鼻孔出氣!台灣人連區區一芳水果茶店的「黑心」都不能忍受,能忍受國民黨/韓國瑜的大大「黑心」!
離二○二○年的選戰不到半年,香港人的「反送中」運動不見得能成功,但送韓國瑜之終的木魚聲已響在台灣人耳際,國民黨聞喪鐘不知死訊還沾沾自喜的麻痺心態,令人不解。

《未明》月刊第一卷第一号


《未明》月刊第一卷第一号
《未明》(第一卷第一号)
《未明》月刊1928920日出版,由时代书店发行。该刊由未明社编辑。由金溟若主持。仅出一期。
值得一提的是,该刊有很多作者是温州人,如:主持人金溟若,名志超,浙江瑞安林垟人,是浙南教育家金嵘轩的长子,出生于1905年。金从小随父生活在日本,直到读中学时才回温州,受教于朱自清等人,溟若这个名字是朱自清为他取的。金溟若是一名有成就的文学翻译家。曾与董每戡在上海合办时代书局。董每戡(1907-1980年),著名戏剧家、戏曲史研究专家。1907年生于浙江省温州市永嘉县潘桥乡横屿头村(今属温州市瓯海区潘桥镇)。幼时名国清,入学取名董华,每戡是笔名。顾仲起(1903-1929年)名自谨,字仲起,以字行。白蒲镇西顾家埭人,父亲和伯父均为清末秀才。他从小受到中国古典文学的熏陶。“五四”运动期间,受到革命浪潮和科学民主思想的影响,开始以反帝、反封建为主题,创作进步白话诗文。曾参加黄埔军官学校学习,又参加过北伐战争,他的独特的经历,使他成为茅盾著名小说《蚀》的第一部《幻灭》中强连长的生活原型。梁耀南生于1909年,温岭县横河乡汇里村(今温岭市滨海镇金闸村)人,曾在上海中华艺术大学学习,在绘画方面很出色,倍受中华艺术大学校长陈望道先生器重。后任光华大学附中图画教师。
上海市档案馆馆藏《未明》月刊第一卷第一号,不仅有论文、俄国和日本的翻译作品,也有自创的小说、戏剧和童话,共10篇。有:萧林翻译的俄国马克希莫夫论文《俄国革命后的文艺一般问题》、顾仲起的中篇小说《葬》(未完)、蘼甦1927年在狱中作的诗作《生命最后的一瞥》、金溟若翻译的日本生田春月散文《萨福的悲恋》和俄国蒲洛丁著的《杜斯托也夫斯基》(未完)以及俄国伊·哀楞蒲尔谷的《抗命战士的烟斗》(未完)、每戡作的剧本《频伽》和童话《鼻涕阿媛的梦》、张瞳矄作的小说《莲馨》和十音的《蜕化》。插图《精神的奋斗》、《小小的Commune战士》为梁耀南所作。
(王慧青)
2012-10-2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