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4月18日 星期四

掰掰,民進黨?!

自由廣場》(金恒煒專欄)掰掰,民進黨?!

2019-04-18 06:00

蔡明憲宣佈退黨,接著余文儀退黨。「退黨」不是新鮮事,但有的「輕於鴻毛」,有的「重於玉山」;蔡、余兩人的退黨,是「玉山其頹」的預警,因為蔡、余都是有代表性又有象徵性的綠營指標人物。蔡明憲擔任過台灣有史以來的唯一文人國防部長,他表示,中執會通過總統初選延期是促使他退黨的最後一根稻草;反映出綠營支持者的共同心聲。余文儀則是東社創社社長;他不只是東台灣領袖,入黨推薦人赫然是蔡英文,更且二○一六年挺小英不遺餘力。所以台灣本土社團替余文儀召開形同「掰掰,民進黨!」記者會,就有極大的撞擊力與後座力。
是要「分裂」民進黨嗎?當然不是。余文儀說:「希望他們聽到這個聲音。」本土社團的目標是要挽救快倒的民進大廈,用「退黨」的方式重新召喚當初創黨的民主進步精神。
問題出在民進黨是不是被蔡英文一人的意志所把持?民進黨已成「保障蔡英文黨」。難怪中執會後的記者會不敢光明正大的給出理由,最後給出答案的是蔡英文,她說:「中執會決定延後初選時間,是希望能有一點時間處理面對的情勢,促成黨的團結…。」一介黨員的蔡英文像不像堂堂黨主席?「面對的情勢」是什麼?就是賴清德參加初選,「能有一點時間」做什麼?就是致力「團結」以支持「現任優先」的蔡英文罷了。
「團結」是目前蔡英文把持民進黨最大的武器。喬治.歐威爾(George Orwell)一九三四年出版的第一本小說《緬甸歲月》(Burmese Days)已嶄露褒貶政治的機鋒,其中一句很歐威爾的格言說:他們稱此為團結,全是出於政治的需要。民進黨的蔡英文們不正是因為「政治上的需要」而玩弄團結把戲?
中執會延後民調時間,被譏諷為「民主退步黨」,有沒有過分?剛好而已。民進黨粗暴踐踏民主,還不僅在初選時間的一延再延。依政治學者道爾(Robert A. Dahl)的理論,民進黨完全違反民主原則;民主ABC且不論,舉三項原則證成:賴清德報名參與選舉,竟破壞了原初「一人參選」的佈局,被指控是「偷襲」;這是違背民主程序中不可或缺的「有效參與」。賴清德公開表白中執會延期他沒有接獲徵詢云云;這是違背「充分知情」;最嚴重的致命問題是在「對議程的最終控制」上。道爾表示:一旦各項決定隨時可以按照掌權的少數人予取予求的更改,那麼民主程序永遠都沒有結束的一天。民進黨百分百壟斷「議程的控制權」,中常會可以任意一延再延民調時間,中執會則可以決定民調何時開始,甚至祭出霸王條款或徵召特定初選候選人等。「議程控制」遂可到「沒有結束的一天」,難怪導致退黨抗議。
一、二人的退黨,會不會形成退黨潮?這不是危言聳聽;民進黨如果一意孤行,二○二○年大選的成敗尚未提到討論議程,毀黨滅黨或即刻到來。黨主席任內的蔡英文名言:「威權時期不是大家都選擇服從嗎!」台灣的民主卻是「不服從」的人打造而成;背棄「公開、公平、公正、透明」的初選就是背叛民主、走向威權;退黨的抗議在此。

2019年4月11日 星期四

這個黨怎麼爛成這樣

自由廣場》(金恒煒專欄)這個黨怎麼爛成這樣

2019-04-11 06:00

民主政治是藝術而不止於技術,藝術的定義很難下,但以反證來檢視,獨裁政治則是技術性十足,用拳頭決勝負。那麼,民進黨四月十日討論總統候選人的中執會,到底屬藝術性的民主方式或技術性的獨裁方式?
先看看民進黨事前的官方網頁。網頁中有黨主席卓榮泰信誓旦旦的格言:「黨主席既因制度保障而來,就為保障制度而生!」一副壯烈的口吻,好佳在。另一個預告是中執會會後的記者會訂在四時開始,也掛上黨主席的玉照。預定在四時,可以推知是按表操課,一時半開議,二個小時結束,有半小時迂迴時間,然後黨主席記者會。
最後決議的結果,明顯違背「保障制度而生」的誓言。其實中執會還沒有開已有先兆,原定一時半開會突延到三時,這就是「壞的開始」,會前之詭譎多變,已嗅得出不好的味道。會議開畢,重大到可以震動國際視聽的記者會竟然黨主席神隱,不敢現身,「天崩地裂跑出一隻小老鼠」,秘書長羅文嘉一臉倉皇的站在記者會的發言台上,一再強調「初選機制不改變、流程不改變」,不過是把初選硬延到五月廿二日的搪塞話,這是一變;要立委初選完成後再進行總統的初選,這是二變。民進黨中執會玩的是把「量變」變成「質變」的伎倆。七尺之童都騙不了要騙誰!
從民進黨中執會決議的結果來看,一方面當然是挺英派贏了,但也沒有「全贏」,至少但聞樓梯響的「霸王條款」不敢祭出了,這表示清議還是有力量制衡的。他/她們的新策略是「以時間換空間」,利用手上資源製造「英粉」網軍,拉抬蔡英文,但從另一方面看,蔡英文掌黨機器十年、當總統三年,挾豐沛的行政資源及人事大權,不過兩年半就被看破手腳;中執會挺英派超過九成九以上(?),民進黨竟不敢依正義原則及程序公平辦初選。黨中央一邊呼籲不要造成「對立」,殊不知拖延愈久,「對立」愈厲害,見血見骨的傷害一定會拖延到大選還停不了。原本靠初選讓有勝算的候選人出線,現在恐怕連黨都要陪葬下去。
這次民進黨中執會的運作,我們看到蔡英文政治操作的影子:一個是「當斷不斷」、「以拖待變」的一貫作風,這在蔡英文三年執政已表現無遺了;另一個是「交換」,正義原則擺一邊。二○一一年現任立委王定宇參加黨內立委初選勝出,結果被做掉,有社團去見當時的黨主席小英要求主持公道,她表示自己沒有籌碼去「交換」。黨中央把總統初選放在立委初選提名之後,叫人質疑是不是又玩「利益交換」的老把戲?不要忘記府院有龐大的資本,可以示惠所有立委候選人。中執會前夕英派已沙盤推演,難怪會後蔡英文說了然於胸的話:「國家大於政黨」,反觀賴清德,只無奈表示沒接獲徵詢云云。黨中央背後果然有一隻手在操作?
中執會的決議,受傷最大的不是別人而是黨主席卓榮泰,更是民進黨。無論從合法性、合理性、正當性的角度檢視,卓榮泰都不能自圓其說,民進黨都不能取信於人。我們要問的是,民進黨真的輸不怕?「九合一」後已進加護病房,現在要拔呼吸器?為蔡英文一人而毀掉整個黨;「厲害了,我的黨」。

2019年4月4日 星期四

「霸王條款」會不會變成「自殺條款」


自由廣場》〔金恒煒專欄〕「霸王條款」會不會變成「自殺條款」

2019-04-04 06:00

民進黨總統初選的「戲前戲」,要搞到什麼程度才罷休?非要打下、壓下參選人賴清德不可?老實說,非不為也是不能也。賴清德決定做過河卒子,已沒有絲毫退路;一旦「被退」或「被副總統」,政治信用勢必破產,也形同是政治自殺,連帶會陪葬民進黨。所以,賴清德絕不可能退。
這裡先稱讚賴清德一下。他敢登記參選,敢挑戰貴為總統的蔡英文,一定抱著「粉身碎骨渾不怕」的勇氣,這種氣魄承擔在拿到權位的當下民進黨人身上已看不見了。「四大老」只寫了公開信,勸小英「不要參選連任」,就被英派「罵到臭頭」,那麼敢挺身而出、仗劍行千里的賴清德,被千刀萬剮也應是可以預知的。
這齣「戲前戲」所編寫的戲碼,野蠻、粗糙、拙劣到不忍卒睹,終局早寫就了:蔡英文是不可取代的唯一民進黨總統候選人。為了這個「偉大」的結局,所有的過場、橋段機關用盡、眩人耳目也不奇怪。
賴清德「突襲」參加初選登記,明顯打破了民進黨諱言的「連任優先」。黨主席竟馬上成「五人協調小組」(小組成員中有人私下表示那就是「勸退小組」);就「公平競爭」的原則而言,一旦登記競賽即進入程序,要「勸退」只能在登記之前,登記後「勸退」,不是搓湯圓是什麼,何況是否違背民進黨初選規則?大可商榷。協調小組成立之後,動作頻頻,一計不成又生一計。先是藉口小英出國,「協調時間延長一週」,目的很簡單,以拖待變也。變什麼變?就是協調賴退出賽局,若不成功,就動用B計畫「蔡賴配」。五人小組會見賴,所圖不遂;同一天,蔡英文即發臉書表示:「民進黨在總統大選的歷史上,團結就會贏,不團結就會輸,每一次都不例外。」這是打胡說。民進黨在總統大選時「團結而輸」的,多不可勝數,至於「分裂而贏」,二○○○年就是擺在眼前的例子。所以蔡英文的「團結」云云,不過是收編賴清德,把賴「團結」在其麾下而已。難怪現任副總統陳建仁又加一碼,表達階段性任務結束,不再搭檔參選;這是「虛位」以待賴清德上鉤。
最新的伎倆出爐,祭出所謂「霸王條款」來做掉賴清德。先不必說啟動「霸王條款」是高難度複雜的政治工程,成功率極低;且不論成敗,一旦準備發動,後座力會大到民進黨不能承受。退一萬步說,民進黨真的召開臨時黨代表大會,又通過「霸王條款」,那不只是蔡英文自殺條款,也是民進黨自殺條款!
民進黨會不會或說敢不敢動用這個毀黨紓(小英之)難的大不韙條款?難說。民進黨立院黨團幹事長管碧玲表示蔡英文若初選落敗,「是否可以接受這樣的羞辱?會不會把這當成一種羞辱?可以接受這樣一種結果嗎?」所以呢,言下是證成「霸王條款」有理?至於像幫閒的陳芳明之流,說什麼與其蔡賴配不如蔡昌配這樣無厘頭的話,令人發噱。找什麼人配都是總統候選人的權利,前提是,蔡英文先要贏得初選,取得代表民進黨候選人的資格,才有「蔡╳配」的可能。
大選初選是民進黨是否民主、進步的公開大表演,給分數、投票的最後裁判是選民,這才是「霸王條款」!
(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;http://wenichin.blogspot.tw/

2019年3月28日 星期四

「動物農莊」民進黨

自由廣場》(金恒煒專欄)「動物農莊」民進黨

2019-03-28 06:00

「政治平等」是民主的基石,所有民主價值全根植於此;這是全世界最具影響力且備受推崇的政治學與民主理論大師道爾(Robert A. Dahl)的洞見。道爾給「政治平等」下了簡潔而有力的斷語:「所有成年人在政治上都應受到平等的對待。」「政治平等」即是道爾所稱的「本質平等」。
道爾此一理論能不能在現實政治上核實?並不是所有的理論都可以在實務界找到對應,但「政治平等」是能夠加以檢驗與印證的。以民進黨的總統初選為例,我們把「民進黨、蔡英文、賴清德」代入到道爾的「斷語」中,所得如下:「所有黨員——蔡英文與賴清德們——在初選上都應受到平等對待。」
「政治平等」的反證也有,歐威爾(George Orwell)小說《動物農莊》(Animal Farm)就是。不錯,「動物農莊」講求平等:「所有動物都是一律平等的,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。」我們只要再用前面的代數,把「蔡英文、賴清德們」代入,馬上可以形成以下的例證:「所有黨員都是一律平等的,但有些黨員(蔡英文)比其他黨員(賴清德們)更平等。」民進黨不就等於「動物農莊」的現代版本!
對民進黨內「利益集團」(這是創黨元老游錫堃的用語)或挺英派而言,確實「有些黨員比其他黨員更平等」。蔡英文出訪前,據報導,在官邸召開密會,黨政要角全部出席。最危言聳聽的是立法院長蘇嘉全與英派大咖陳明文的發言,(蘇嘉全選院長時即公開宣布「不參加黨務」,怎麼自打了耳光?)他們認為賴清德參選會造成「憲政危機」、「黨內危機」。乖乖隆地冬,罪名大了。
「憲政危機」是什麼?就是憲政體制陷入重大爭議或衝突以致不能運作。試問,賴清德代表民進黨參選,於憲政體制何干?總統府、行政院、國會按憲法依然運轉,哪有危機可言?所謂「黨內危機」更無稽,民進黨黨綱明列的「提名條例」,難道都是「不用的時候拿出來,用的時候收起來」?閣揆蘇貞昌在場大表其態,霸氣外露地說,本來就應該要保障現任者;真是不遑多讓。再藉歐威爾的名言送給「動物農莊」民進黨:「愚蠢像智慧一樣必要,也同樣難以學會。」
或許藝人立委余天講得最直白,他表示:「若賴出線,蔡英文不就提前成跛腳總統?」這個說法,與作家顏擇雅相映成趣。顏擇雅拿美國為例說:現任總統尋求連任沒有得到黨提名,一定提前跛腳,黨必須付出代價,故美國只有一先例云云。不要忘記,美國總統尋求連任而敗北的上世紀至少五例。更何況,美國是總統制,台灣不是。依現行憲法,行政院才是國家最高行政機關;蔡英文就算跛腳了,權力回到行政院,不正是合憲行為?再說民進黨在國會還是絕對多數,賴出線,民進黨絕不可能也不會跛腳。
蔡英文公開宣稱她連任一定贏。既然連任都會贏,還怕初選?民進黨好好辦一次初選,給大家看看:民進黨不是「動物農莊」!這才是重點。

2019年3月25日 星期一

读名著,翻译很重要:33部世界文学名著最佳译本

读名著,翻译很重要:33部世界文学名著最佳译本 

小粉象说
我一直有这样一个苦恼,适合青少年的名著多是外国的作品,但遇到翻译不好的版本,真是一个坑,完全破坏了名著的感觉。而直接阅读原版本,孩子的外语水平又不足够。看看下面的书单,有些适合小学(比如《安徒生童话》、《汤姆索亚历险记》,有些要初中以上。阅读愉快!
1、草婴 译 托尔斯泰
《战争与和平》
草婴先生是我最为崇敬的翻译大家,他翻译的每本书,丝毫无读外国文学的生涩难懂之感。几乎他翻译的每本都是精品,读来让人上瘾。草婴先生十五岁就开始学习俄语,对俄国文学情有独钟,最为难得是草婴先生耐得住寂寞与诱惑,能沉下心来翻译。读过草婴先生翻译的,再读其他版本就像喝白开水,没有滋味。(强烈推荐!!!)
2、金溟若 译 三岛由纪夫
《爱的饥渴》
知道金溟若,是因为大一时读《鲁迅书信集》,金溟若是鲁迅的学生,从小随父亲留学日本,对日本文学耳濡目染,有着极高的文学造诣。后来著名的评论家夏志清特地写了《教育小说家金溟若》,专论谈他的小说艺术。我读夏志清文学史,对很多人的臧否批评过多,唯对金溟若青眼有加,由此可见此人文学功底非同一般。
这个版本是作家出版社早年内部发行版,和现在浅显平淡的译本有天壤之级别,他将三岛由纪夫在文字中表现的那种彷徨困惑,表现得淋漓尽致,是我读过的最好的译本。
3、丰子恺 译 紫式部
《源氏物语》
大二时,和古代汉语老师李之亮聊到日本的俳句,李老师首先想到的就是《源氏物语》。《源氏物语》被称为日本的《红楼梦》,对日本文学的影响不言而喻,当年川端康成获得诺贝尔奖时,就曾说自己的写作受《源氏物语》影响颇深,足以见《源氏物语》的魅力。
个人觉得丰子恺将《源氏物语》中的华丽复杂的情感,细腻地表现出来了。但这种东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周作人就对丰子恺译的《源氏物语》颇有微词,成为翻译历史上的一桩公案。
书评人止庵先生说:“《源氏物语》只有丰子恺、林文月两个译本,都谈不上 很古风 ,钱稻孙译得多少可以 古风 形容,但只存前几回,发表在杂志上。”抄一段周作人对丰子恺译《源氏物语》的评价,仅供参考:“丰子恺文只是很漂亮,滥用成语,不顾原文空气相合与否,此上海派手法也。”这三种译本请书友以自己的阅读喜好下载吧,不好做评价。
4、叶渭渠 译 川端康成
《雪国》、《伊豆的舞女》
叶渭渠先生与其夫人唐月梅,可以说是翻译界的神雕侠侣,两人翻译的日本文学作品颇受称赞,后人很难望其项背。叶渭渠先生在大学本身就是研究日语的,说起他的老师可是大名鼎鼎——季羡林。
曹禺称赞:“昨日始读川端康成的《雪国》,虽未尽毕,然已不能释手。日人小说,确有其风格,而其细致、精确、优美、真切,在我读的这几篇中十分显明……”
先生将《雪国》里艺妓驹子的感伤,用清淡柔美的笔触深深触动你的心灵,我读的时候感觉自己都抑郁了。先生凄美惆怅的笔调,美得惊心动魄。想读日本文学就先下载这两本,从这读起。
5、王道乾 译 杜拉斯
《情人》
我想这本译本的经典真的是不用再说了,你再挑剔,也很难吹毛求疵指摘其中的不妥之处。作家王小波在自己的作品里,几次三番多次推荐,能让王小波如此倾心,它的经典说什么都多余。
6、董燕生 译 塞万提斯
《堂吉诃德》
一提到西班牙文学,大家首先就会想到杨绛先生,诚然杨绛先生翻译的西班牙文学非常令人着迷,尤其是她翻译的那本《小赖子》。之所以我不推荐,是因为杨绛先生翻译的《堂吉诃德》有很多错漏之处,引用一段公正的描述:
杨译本也曾被指出有误译、意译、删译等的现象,西葡拉美文学研究会在1994年的一次会议上,曾经安排北京外国语大学西班牙语专家董燕生发言,比较他与杨绦译本的区别,指出杨绦译本的诸多明显错误。林一安也于1996年在《出版广角》和2003年在《中华读书报》发表文章,批评杨绦译本。这些批评引发了一些学术争论。对于指出的一些错误,杨绛表示那是自己在斟酌语境时作出的选择,但“尊重专家、行家的意见”。
可能有些书友对董燕生不熟悉,但学习西班牙语的没有不知道他的,董燕生是西班牙语专家,现在各高校用的西班牙语教材都是董燕生编的。实际上杨绛翻译的《堂吉诃德》,很多时候是被当做翻译的反面教材存在的,孰优孰劣,我不想争论,也不要有书友来骂我,我只是做个推荐而已。
7、方平 译 艾米莉·勃朗特
《呼啸山庄》
方平先生翻译的《呼啸山庄》人物形神兼备,骨肉风采令人过目难忘。用一些学者的说法,方平翻译的《呼啸山庄》理解深刻、表达得体、忠实畅达,读其译作,使我们能获得与读原著同等的美感。
PS:有没有人觉得《呼啸山庄》这个名字特别酷,我真的是冲它的名字读的,看来作家想卖好书,取个好书名很重要啊!
8、穆旦 译
雪莱
熟悉现代文学史可能都知道穆旦,绕不过去的大诗人。中国诗人翻译国外诗人的作品,想想就觉得很小资。他翻译的《唐璜》,被卞之琳称为“中国译诗走向成年的标志之一”,《拜伦抒情诗精选集》更是脍炙人口的佳译。想读雪莱最好读这个版本,其他版本读下去真的会破坏诗歌的美感。
9、北岛 译
《时间的玫瑰》
很多人跟我说,知道北岛不知道《时间的玫瑰》,翻译者比原作者还有名,真的很讽刺啊!呵呵!《时间的玫瑰》收录了他翻译的九位诗人的诗作,北岛以自己的无与伦比独特的语感,将死亡,生存,思念这些诗歌中的意象,做了自己的解读。我摘录其中的一首,自己看看感觉吧:
路歌(北岛)
在树与树的遗忘中 / 是狗的抒情进攻 / 在无端旅途的终点 / 夜转动所有的金钥匙 / 没有门开向你
一只灯笼遵循的是 / 冬天古老的法则 / 我径直走向你 / 你展开的历史折扇 / 合上是孤独的歌
晚钟悠然追问你 / 回声两度为你作答 / 暗夜逆流而上 / 树根在秘密发电 / 你的果园亮了
我径直走向你 / 带领所有他乡之路 / 当火焰试穿大雪 / 日落封存帝国 / 大地之书翻到此刻
有点闲钱的同学可以买一下这本书,书末会附一张北岛亲自朗诵诗歌的视频,看得人心潮澎湃。
10、李健吾 译 福楼拜
《包法利夫人》
很多人跟我说读《包法利夫人》没感觉,那真的是译本选错了。《包法利夫人》被视为是“新艺术的法典”,一部“最完美的小说”,真的很值得一读。
11、汝龙 译 契诃夫
汝龙先生翻译的契诃夫是最有味道的,读他翻译的契诃夫仿佛是在吸毒,沉醉其中无法自拔,好像契诃夫只能是属于他的,他和契诃夫就好像是如胶似漆的情人,只要他在,你休想染指契诃夫的翻译。
关于汝龙先生流传最广的一个段子就是上世纪80年代初,一家出版社想出版契诃夫的作品,因与翻译契诃夫作品的专家汝龙谈不拢,便绕过汝龙,邀请了一些俄文专家,试译契诃夫的《套中人》。大家全都译这篇小说,为了看谁译得好。结果没有一人能够把契诃夫的味道译出来,最终还得去找汝龙。可见汝龙先生翻译契诃夫功力之深,用巴金先生的话来说:“他把全身心都放在契诃夫身上,他使更多的读者爱上了契诃夫……他的功劳是介绍了契诃夫”。
尤为令人感动的是,汝龙先生翻译契诃夫文集时,正生着重病,所以这部作品是实实在在的呕心沥血之作。
12、傅惟慈 译 毛姆
《月亮和六便士》
说实话,我早就想买一套毛姆全集,可一直没能如愿,国内翻译毛姆好的版本少之又少,傅惟慈先生翻译的《月亮和六便士》算是沧海遗珠,精美的短句,灵动的跳跃节奏令人着迷。
我坚持认为,一个中文系学生如果到毕业还没读过《月亮与六便士》那绝对是不合格的。读过这本书,你会知道追逐梦想的过程是多么残酷,追逐梦想就像在追逐自己的噩梦,你终于追上命运这匹烈马,他回馈你的却是一无所有,贫病交加。当初我读完这本书,一夜未睡,有些东西是会触动你灵魂的!
13、主万 译 弗拉基米尔·纳博科夫
《洛丽塔》
个人认为主万的译本,将作品中那种暧昧迷离的情感展现的华丽性感,特别是那种带有罪孽的情欲令人纠结万分,也许感情就是一种罪,越罪越美。
我到现在还是无法想象,爱上了这个小女孩,为了接近她,娶了这个小女孩的母亲。这种现在被称为恋童癖的东西,拿出来是多么恶心,可在作品里一切都是那么合理。读这部作品,你会触摸到自己的幻觉,一瞬间的绚烂照亮你这一身的罪孽。
14、罗新璋 译 司汤达
《红与黑》
国内我认为罗新璋是傅雷译法最好的传人,对傅雷译法的揣摩,可谓到了入木三分的程度。他当年在北大学习的老师,就是我在前面所说的李健吾。
我真的感觉他来做翻译真的是大材小用,他翻译的文字丝丝入扣,动人心弦,而且文章的风格极为老道稳健,任何一篇作品拿出来都不逊色于像苏童、王安忆这些当代文学大家,这本书需要细细读,细细品。
也许每一个想奋斗的人都像书中的于连,关键是你能摆脱命运的纠缠吗?可能我们真的需要孤独思考的时间,就像罗新璋老先生所说的:“孤独的时候,很深的东西才能进入到内心”。
15、赵罗蕤 译 艾略特
《荒原》
这位女士可是不得了,据说她和大诗人艾略特是朋友,所以由她来翻译艾略特的《荒原》可能真的是最合适的,其余版本和它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,几乎可以忽略。
她当年受诗人戴望舒邀请翻译《荒原》,结果一经发表便备受赞誉,林语堂称为“翻译界 荒原 上的奇葩”(这话在现代语境好像不对味啊!呵呵)。这位女士而且极有眼光,看上了大才子陈梦家,神仙眷侣啊,令人艳羡!
16、梅益 译 奥斯特洛夫斯基
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
这么经典不用说了,我没有在当年那个语境呆过,这本书也许真的影响过整整一代人。丢开那些意识形态的争论,单纯地把这本书当作小说来看,是相当不错的。在中国他是第一个翻译这本书的,也是最经典的版本,相当棒,读起来极有画面感,就像在看电视剧,看的过程就是一个字——爽!
17、杨武能 译 歌德
《少年维特之烦恼》
杨武能先生是大诗人冯至的弟子,先生与他妻子都是德语方面的专家,在国内提到《少年维特之烦恼》,杨武能的版本是永远也绕不过去的,因为太经典了。你可能没看过,但你绝对听过里面的一句话:“哪个少年不多情,哪个少女不怀春?”
这本歌德根据自身经历的写出来的小说影响巨大,因为书里的维特自杀了,所以很多在爱情里彷徨苦闷的人开始效仿维特,用自杀来抵消爱情的苦痛,也许爱情带来最终带来的只是空洞的安慰。
都说《小时代》很火,书里面的物品和行为,甚至会被一些人盘点出来效仿,和这本书的影响相比,可以说《小时代》的套路out了。这本书发行后,出现了“维特装”(黄裤子、黄马甲、蓝外衣)、“维特杯子”、甚至还有“维特香水”。据说拿破仑当年最喜欢就是这本书,出外战争都随身携带,可见其影响力之大。
18、傅雷 译 罗曼·罗兰
《约翰·克里斯多夫》、巴尔扎克《欧也妮葛朗台》、巴尔扎克《高老头》
读先生的译文如饮甘醇,沉醉不知归路。如果说,有哪一位翻译家的翻译能让我忘了原著,那就只有傅雷。就像杨宗纬唱了五月天的《洋葱》一样,整首歌都打上了杨宗纬的烙印,深入人心,没有人会记起原唱是谁?我记得第一次上外国文学课时,老师就说:没有傅雷先生的译文,可能没有多少人去读巴尔扎克。
第一次看先生的译文,是看《约翰·克里斯多夫》,先生在一开头就把我震惊了,先生说:真正的光明绝不是永没有黑暗的时间,只是永不被黑暗所掩蔽罢了。真正的英雄决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操,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。
先生学养精深,24岁就写出了《罗丹艺术论》这样熠熠生辉的传世巨著,先生提出的翻译理念至今仍是翻译界的准则。比如先生翻译作品强调“神似”,即“翻译应当像临画一样,所求的不在形似而在神似”,认为“理想的译文仿佛是原作者的中文写作”,并要求文字“译文必须为纯粹的中文,无生硬拗口的毛病”。
这些话真是说到人的心里去了,先生的译著说什么都多余。我记得钱钟书先生走了之后,杨绛先生说:想念他,就去读他的书吧!我想对傅雷先生最高的敬意,就是慢慢徜徉在他的文字之中!
19、叶渭渠 译 川端康成
《古都》
先生翻译的《古都》极为动人,读来让人齿颊生香。先生把《古都》里面那种幽深微妙的情感,极为细腻地表现了出来,那种虚无和颓废的美感,逐渐进入自己荒芜的内心。我永远记得我第一次读完,掩卷,久久没有缓过神来,说不清是失落还是忧伤。(强力推荐!)
20、宋兆霖 译 狄更斯
《双城记》
看了宋兆霖翻译的《双城记》,我才知道我看到的其他版本的《双城记》有多差。宋兆霖翻译的《双城记》实在是太美了,就像是在诗里纷飞的美丽章节,文采斐然。对原著的把握入木三分,如果没看过,真应该看一看,体会一下这种文字带来的快感。
有网友推荐魏易版本的《双城记》,这个版本较为古风,因为魏易和林纾是同时代的,两个人还合伙翻译过一些名著,只不过没有林纾名气大,这两个版本可以相互看看。
21、傅惟慈 译 乔治·奥威尔
《动物农场》
先生昨天辞世(1923年-2014年3月16日),愿先生一路走好。
第一次看这本书时,宿舍就要熄灯,打着电筒看了一会儿,结果就再也放不下了。里面所描写的场景似乎就发生在我们面前,历历在目,带给了我巨大的震撼。《动物农场》是奥威尔的作品,正向一句流传甚广的话说的:多一个人读奥威尔,就多一份自由的保障。
看完这个如果觉得不过瘾,可以再读一下奥威尔的《1984》,它带给你思想与灵魂上的震撼会让你无法言说。《动物农场》有电影版,也相当好。
22、周作人 译 希腊作品
《财神》、《希腊神话》、《伊索寓言》
必须得说,周作人的翻译相当精妙,功底也很深。真的希望大家不要因人废文,我大学时代遇见的所有老师,没有不推崇周作人作品的。记得第一次看周作人的作品,是他写的一篇散文《初恋》,寥寥数笔,意境感情皆出,他对文字感觉的把握纤毫入微,非常棒,可以找来读读!
23、姜风光、蒋宗曹 译 马尔克斯
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
两位先生对文字节奏的把握相当好,而且语言颇多让人咀嚼的余地,唯一的缺陷是这是删减版,可以与最近杨玲翻译完整版比照着看。
两位先生字里行间透露出的那种优雅沉稳,足以倾倒一大批作者的心。有时间的人可以读读这本书,这本书会告诉你情爱的真相。
24、高长荣 译 马尔克斯
《百年孤独》
这真的是一本影响中国一代知识分子的书,像大作家阎连科,经常提到《百年孤独》对他的影响。高长荣版的《百年孤独》清爽简洁,语言明快晓畅,但这个版本,据说有一个和上面一样的问题(我没读过原著),是删减版。所以可以与范晔翻译的完整版比照着读,范晔的版本我不说了,你懂的。
插播一句,最近查资料发现的,除了最近的范晔版,以前所有的版本都是盗版。1990年,马尔克斯应黑泽明邀请赴日本访问,在北京和上海停留,马尔克斯访问北京时,对一众人等说:“各位都是盗版书贩子啊!”这让当时在场的钱钟书颇为难堪。该报写道,钱钟书先生听了马尔克斯半怒半笑之言,顿时沉默不语。马尔克斯在结束中国之行后,声称:“死后150年,都不授权中国出版其作品,包括《百年孤独》。”
直到2010年中国农历春节前夕,新经典版权部,收到了马尔克斯的出版代理人卡门·巴尔塞伊丝发来的授权通知,马尔克斯愿意将《百年孤独》交给该公司推出中文版。唉……
25、叶廷芳 译 卡夫卡
《变形记》
好吧,我承认自己是一个卡夫卡迷,这本书可以说陪我度过了我的高中时代,每次被考试折磨成狗,我都会翻一翻,真的相当贴和心境。我建议在自己孤独彷徨,无奈,被挤压时读一读这本书,会读出很多滋味!
26、绿原 译 歌德
《浮士德》
我估计我一说这个,就有人要骂我。郭沫若版的《浮士德》,有相当多的推崇者,我认真读了之后,首先他的语言风格我不能接受,其次,他的翻译我进不去,这是最大的麻烦,所以,你跟我说他的版本有多精妙也是无用。至于钱春绮的版本,遣词造句极为古典,停顿节奏也把握得相当好,但可能过于追求优美,很多地方我读得不知所云。
私以为绿原先生的翻译,最大的好处是引起了我们的思考与共鸣。这是最重要的,一个东西,你说它再好,它和你无关,你进不去,再好也是无用。绿原先生的翻译,比较准确地表达出了原文中的情感(我没读过德语,但我们老师是德语专家,这是他的原话),而且有韵味。
个人感觉,如果有精力最好读一下《浮士德》,《浮士德》是德语文学中最优秀的作品。当初我们老师就跟我们说:读懂了《浮士德》,就读懂了德国的精神历程。
好吧,再加一个光环标签,绿原版的《浮士德》曾获首届“鲁迅文学奖优秀文学翻译彩虹奖”,当然这个无法替代每个人的阅读感受,但至少说明了绿原版受好评不是浪得虚名。
27、叶君健 译
《安徒生童话》
这是我心目中最好的翻译,没有之一。记得小学时,我妈妈给我买了这个版本的《安徒生童话》,我看了一天,像失了魂一样,沉浸在里面的世界。
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阅读如此美妙,让人着迷到甚至能忘掉自己。童话是每个孩子的梦,可惜中国好的童话太少。
28、张友松 译 马克·吐温
《哈克贝利·费恩历险记》、《汤姆·索亚历险记》
我想大部分人都在初中读过这两本书,都读得相当开心,青少年时期,探险啊,寻宝啊,最能吊起人的胃口。
到了大学之后,我才知道,我读得这两本相当开心的书是怎么写的:文化大革命时,张友松先生的右眼被打瞎,但先生没有放弃翻译,在那样痛苦的情况下,翻译了这么多能给人带来欢笑的作品,真的希望大家不要忘记先生所付出的心血。
29、李青崖 译 莫泊桑
《漂亮朋友》
其实读这本书也是机缘凑巧,高考时住在我大姨家,早上刚考完语文,回来翻我大姨家书橱,第一眼就看到了这本书,一翻就没放下,中午两个小时没休息把它读完了(因为下午要考数学,被我妈骂死了,事实上数学确实考得不怎么好)。
这本书太有魅力了,情节的反复曲折,各种既讽刺又现实的细节,爱不释手啊。我真的觉得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,任何一个身在底层,有野心,有点小能力,想往上爬的男人,凭借美貌作为进身之阶,这太普通也太正常了!
30、韩少功、韩刚 译 米兰·昆德拉
《生命不能承受之轻》
这也是最早的中文版。这本米兰·昆德拉的书实在太出名了,你没读过也肯定听过这本书,确实也是这本书,奠定了米兰·昆德拉世界性大师的地位。
这本书,我真的建议,有点存在主义哲学基础的人再读,不然,硬生生地读很多地方不知所云。这本书的哲学观念相当多,寓意深刻。我永远忘不了萨宾纳的那句话:“我不是反共,我是反对媚俗!”
31、张玉书 译 茨威格
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》
这是鼎鼎大名茨威格的作品,我们老师曾花了一节课说这本书书名好在哪里。一看书名就有一种引人阅读的欲望,书中的故事哀婉动人,一个女孩十八岁初初相见,便陷在爱河无法自拔,一生中无论是在懵懂的少女时期,激情碰撞的花样年华,还是流落风尘,都没变过对这个男人的爱,在她临死前写了这封信对这个男人告白。
每个人生命中应该都爱过一个人,爱到了忘记自己,爱到了飞蛾扑火在所不惜,从来也不需要记起,永远也不会忘记。徐静蕾拍过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》,我一直没敢看,怕破坏我对这本书的美感,我怕我会失望,不过听说姜文在里面,应该不会差………吧?
32、荣如德 译 陀思妥耶夫斯基
《卡拉马佐夫兄弟》、《白痴》
这个版本实在是太出名了,我就没看过差评。没看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书,便算没读过真正的俄罗斯文学。
荣版的《卡拉马佐夫兄弟》总体来说,比耿济之版要精炼简洁很多,很多人都把荣版的《卡拉马佐夫兄弟》几乎翻烂了,实在是太爱了。如果你读过荣版的《白痴》再读其他版本,你会有一种难以下咽的感觉。
前一段时间刚刚去世的大评论家夏志清,在评论《红楼梦》时,引用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《白痴》中的梅什金公爵与贾宝玉相提并论。有兴趣就去读读吧,看看俄罗斯的贾宝玉是什么样子?呵呵。
33、吴均燮 译 夏洛蒂·勃朗特
《简·爱》
本来不敢写的,因为我一写,争议就来了,特别是祝庆英的译本,好像已经被捧到天上去了,同时还有很多人经过文本比对,很喜欢宋兆霖版。
先说宋兆霖版,我没读,因为是北京燕山出版社出版的,我没敢读,怕被恶心到,所以是不是真好我不知道。至于祝庆英的译本我不推荐的原因是,我读起来不顺畅。
而读吴均燮翻译的《简·爱》,实在是没有阻塞之感。我读译文最怕的就是读起来不顺畅,感觉在心里塞了块石头,既闷又难受,特别受不了。我觉得如果有英文功底的同学,最好读原版,原版的那个味道太棒了,语言简洁优美婉约,特别是对人物心理那种细如发丝的精确把握,真的太美了!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:

雪国》的哪个译本最好?

雪国》的哪个译本最好?

暂时知道有两个译本
关注者
141
被浏览
65,527
金溟若1980年的译本最好。丝毫不做作,译文流畅如泉涌,比起他, 其他的一个比一个差。
金溟若譯文如下(1980年初版《雪鄉》)

“而且人物是透明的虛空,風景是昏闇中朦朧的流光,這兩者融在一起,描繪出超然物外的象徵的世界。尤其是那小姐的臉龐映出來野山燈火的時候……映出形象的部分,雖看不見窗外,但在小姐的輪廓周圍,不住地閃動著黃昏景色,連那小姐的面孔也成了透明似的。流動在面孔後面的暮色,給人彷彿從她臉上馳過去一般的錯覺,抓不住細看的機會。……島村也漸漸忘掉了鏡子,簡直覺得那個小姐就像在黃昏景色中流動著一般。

葉渭渠同一段的譯文(1981年初版《雪國》)

“而且人物是一種透明的幻像,景物則是在夜靄中的朦朧暗流,兩者消融在一起,描繪出一個超脫人世的象徵的世界。特別是當山野裡的燈火映照在姑娘的臉上時……只有身影映在窗玻璃上的部分,遮住了窗外的暮景,然而,景色卻在姑娘的輪廓周圍不斷地移動,使人覺得姑娘的臉也像是透明的。是不是真的透明呢?這是一種錯覺。因為從姑娘面影后面不停地掠過的暮景,仿佛是從她臉的前面流過。……這使島村看入了神,他漸漸地忘卻了鏡子的存在,只覺得姑娘好像漂浮在流逝的暮景之中。

文字功力可见一斑

林少华译作个人觉得向来平庸 不推荐。